第三百零六章赖着不走

「可是,要是这样的话,你难道就不会觉得现在的我在你看来,还是一个很胆小的人吗?」

侍辰皓在这个时候看起来也是一副很纠结的样子,就只是那样的看着许若初,一副我还有很多的话要和你说,但是现在的我,却不知道要怎么说的模样。

「至少现在的我不会认为你是一个胆大的人。」

许若初原本想要继续和这个男人说一些煽情的话语的,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,在看到侍辰皓看着自己的样子的时候,许若初就还是没有控制住,让自己轻笑着,那样的说道。

果不其然。

很快的,许若初就看到了这个男人低着脑袋,一副我已经受了伤害的样子,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侍辰皓在自己的面前摆出这样的姿态了,但是每一次看到这个家伙这样子的时候,都会觉得格外的有趣。

「但是至少按照刚刚的状态看起来,如果你的直觉真的是正确的,那么你的选择也是正确的。」

许若初看到这个男人那有些脆弱的模样,就知道了,就算是自己还是想要和这个男人继续开一些玩笑的,但是在这个时候,其实,也是差不多了的。

很多的话。

要是现在的自己在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,不可以坦诚一些,说出自己对于这个男人的支持,那么,按照侍辰皓这个家伙的个性,不知道,还要纠结多久的时间呢。

「嗯哼。」

侍辰皓在看到许若初脸上那大大的笑容的时候,这个男人的心情在这个时候看起来就已经好了很多,不管怎么说,虽然刚刚发生了那么样的事情,但是侍辰皓相信,在刚刚,许若初对于自己,一定是没有任何一点的埋怨的。

「如果刚刚只有你自己一个人,可能就算是我,也会觉得你胆子小的,但是我们都知道的,刚刚的你,身边还有一个我呢。」

「若初。」

许若初说这些话的时候,眉眼之中,都带着一抹轻轻的笑意,就代表了这个女人不但没有一点点,是在责怪这个男人的,更多的,都是那些为了侍辰皓好,相信侍辰皓的情绪。

「我相信我还算是比较了解你的个性的,按照你的个性,如果只有你一个人,你一定会想要知道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样子的,但是现在的情况是不一样的,在你的身边还有一个我,就算是你对于什么事情都是比较不在意的,但是在这个时候,你也会在乎我的安危的,侍辰皓,我感谢你为了我做的一切。」

许若初越是这样的和侍辰皓说话,这个男人在这个时候,就越是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到底应该要怎么办。

该死的。

许若初我多么希望你还是那个和原来一样的兇悍女人,那个看起来有些神经大条的女人,现在的你总是可以很轻易的给我带来很多的感动,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面对你的时候,怎么做,才是自己最好的选择。

……

时间一点点的过去,但是侍辰皓感觉到事情正在一点点的被压下去,但是林浩楠那个男人,却还是没有安排自己和那些人见面。

几乎是出于本能的,侍辰皓在这个时候就想到了,林浩楠那个男人可能还是隐瞒了自己一些什么,但是在这个时候,侍辰皓也是愿意相信的,不管怎么说,林浩楠是绝对不会做出什么伤害自己,还有许若初的事情的。

可是。

林浩楠,你在隐藏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啊,从我们认识的那一天开始,你为了我和许若初做的事情,就已经是足够多的了,我真的不希望自己欠了你更多的人情,这样的话,你告诉我,我到底要怎么去偿还你呢?

「我要出去处理一些事情。」

侍辰皓现在作为一家公司的总裁,其实也还是很憋屈的,虽然已经走了一个许若初,但是李明钰还在这个男人的身边,时时刻刻的检查,这个男人的工作情况。

作为这么大一家公司的总裁,现在的侍辰皓真的是没有一点属于自己的主权,就算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侍辰皓真的察觉到了一些糟糕的事情,但是在出门的时候,侍辰皓还是必须要和李明钰说明一下情况的。

「去吧。」

听清楚了侍辰皓的意思之后,李明钰的眸色,在这个时候看起来也变得深沉了很多,这个男人在这个时候,真的是什么都不想说了。

虽然和林浩楠之间的关系正在一点点的好转,但是说一句实话,他们和林浩楠那个男人之间,最好还是保持一些界限的,不管怎么说,林浩楠和侍辰皓之间,都是情敌的,不是吗?

不管怎么说,就算是有一个许若初的存在,但是实际上,林浩楠从来都没有必须要帮助他们一些什么的,所以,不管那个男人做了什么,都是为了许若初的啊。

侍辰皓都已经承了那个男人那么大的人情了,要是现在的林浩楠真的遇到了一些什么事情,许若初给出一些些的帮助,或许,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的,不是吗?

侍辰皓来到林浩楠的公司的时候,感觉自己整个人的心情都是那样的复杂,虽然整个公司里面的员工,还是一如既往的忙碌着,但是这个男人,在这个时候还是可以感受到的,有一些什么事情,在不知不觉中,已经开始变得不一样了。

这些人虽然还在一如既往的忙碌着,但是在这个时候,整个公司里面,都有一种不是言语可以说清楚的沉重的气息,该死的,林浩楠,你到底发生了什么?

侍辰皓找到林浩楠的时候,林浩楠在医院的病房。

手上还打着绷带的男人,看到侍辰皓进来的时候,忍不住在这个时候苦笑一声:「是不是我之前还是小看了你啊,我都已经躲到了这里了,你竟然还是可以找到我。」

「怎么回事?」

然而。

在这个时候,侍辰皓根本就没有心情去和这个男人开玩笑,在侍辰皓的心中,林浩楠一直都是一个屹立不倒的存在,这个男人突然这样脆弱的躺在病床上,侍辰皓真的觉得现在的自己,对于这一切,都是有些难以适应的。

「和你没有关系啊,你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,最好不要插手我的事情,侍辰皓,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,我的事情,对于你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的。」

是的。

林浩楠最近的一段时间就是在躲避侍辰皓和许若初的,侍辰皓和许若初的个性,从某些方面上来说,都是一个样子的,只要他们认定的事情,就一定会去做。

「就算是没有好处能怎么样,只要是我想做的事情,我就一定会去做的,林浩楠,你不会以为你帮了我那么多我一点察觉都没有吧,就算是你是为了许若初,但是我不可以平白无故的承你的人情的,所以啊,你现在最好给我一点事情去做,做一些我可以帮助到你的事情,不然的话,不管你是多么的不喜欢我,但是我这么大个人,一定会一直在你的面前转悠的。」

「……」

林浩楠有些无可奈何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,总觉得面前的事情对于自己还是有些接受不了,似乎现在的在自己也没有需要这个男人帮助自己一些什么吧,侍辰皓这样的优越感,到底是从何而来?

「就算是真的有人欠了我一些什么,那个人也是许若初而不是你,所以,侍辰皓,你是不是觉得你现在有些自作多情了啊。」

林浩楠之前在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,还可以让自己保持一副比较温和的神态,但是现在,看到这个男人死活不肯离开,林浩楠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。

该死的。

那些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过来的,虽然现在的自己还是有一些难过,但是只要侍辰皓和许若初这两个人不掺和进来,或许就会好了很多的。

可是。

如果现在的侍辰皓就这样的一直赖在这里,说什么都不肯离开,只怕之后的日子,也就没有那么好过了啊,不是吗?

「随便你怎么想。」

侍辰皓只是看到这个男人此刻的样子,就知道现在的林浩楠肯定有什么事情是不想要自己知道的,侍辰皓对于这个男人,本来就有很多的事情是不了解的。

现在终于有一个机会,可以对于这个男人多一点点的了解,还可以一起还了这个男人的人情,侍辰皓当然不会情愿就这样的离开了。

只是。

这个男人做梦都想不到的是,他这一个看起来很简单的决定,给他们接下来的人生带来了多大的改变。

「是吗,你不走我走。」

林浩楠看了一眼时间,就知道现在的自己和侍辰皓已经没有时间了,一定不可以让那些人遇到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的,想到这里,虽然身上还扎着绷带的男人,还是倔强的起身,似乎,只是单纯的不愿意和侍辰皓在一起相处一样。

「你就这么不愿意和我相处吗?」

www.021sme.com | 上海 | nuovo | 友谊旅行社 | http://gshrjzgs.com | 有限公司 | 模具机 | www.juhuiwuyou.com | www.xdc-66.com | 有限公司